【夜青】锻炼括约肌


#微狐跳#
#圈外小伙伴提供的健身房梗#
#我tm也不造自己在写啥#
#感觉ooc严重#

  “秃子,你下班啦?”夜叉从健身房的门里探出脑袋,大声地问着走廊上的妖狐。
 
  妖狐手里拿着个毛巾,不停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:“别提了我真是累死了……”

“今天又是那个小姑娘的游泳课?”

妖狐虚弱地点了点头,声音都是飘飘乎乎的:“等这一期课结束,我再也不教她了……这都五期课了还没学会,净在那儿瞎扑腾……”

反正你还不是痛并快乐着……嘴上说再也不教那个丫头了,结果还不是抢着要她报自己的课。夜叉翻了个白眼。

粉色长发的女孩从走廊的那一头跑过来,蹦蹦跳跳地一巴掌拍在妖狐后脑勺上:“叔叔下周见!”又轻快地向着俱乐部门口跑去了。

  此时虚弱的妖狐被她打了个趔趄,差点摔到地上去。夜叉抬起手腕看了看表:“正好六点半,不去请她吃个晚饭啥的?”

“她二哥今天来接她……二哥!不是那个糊里糊涂的大哥。哎傻叉你这块表不错啊,啥时候买的?”妖狐一改颓废,抓起夜叉的手腕猛瞅。

  “别乱按别乱按,这不是我的表我借来装B的!”夜叉连忙去推妖狐凑过来的脑袋,“这玩意值我几个月工资你别搞坏了!”

  “不是你的?这么贵的表谁会借你啊,你实话说,是不是被上次那个肥婆包养了?”

  “滚你丫的秃子,你现在怎么生龙活虎了,刚才不还萎的要死……”

  妖狐刚准备揶揄他几句,突然神色一凛,拍了拍夜叉的肩膀:“傻叉,你准备接客吧。”

  夜叉的私教课从来不上晚上的,理由很简单,他要去泡吧。但是现在却被这个学员破了先例,理由也很简单,他是个牧师,而俱乐部老板在开俱乐部之前也是个牧师。换句话说他们是前同事。

  呃……感觉也不是什么很近的关系……但夜叉真的很惧怕老板海坊主的口水攻击,于是就勉强同意在周三和周五的晚上上课。反正这两天又不出针女,吧里估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有质量的艳遇。

  “哟,阿青你来啦,吃饭了吗?要不要喝点水啊我这有自来水和白开水~~”夜叉马上殷勤地迎上去。

  青坊主脱下外套搭在一旁的椅背上,看也不看夜叉:“那块表你可以再戴一周,别这么谄媚。”

  夜叉立马换了一副嘴脸,拍拍手说:“你快点快点!把十字架十字架和十字架都摘下来!我们马上做热身!进行的快的话本大爷还可以赶上平安京酒吧的夜场,快快快!”

  青坊主不急不慢地从领口掏出3个十字架吊坠,一个纯银的一个黑曜石的一个木头的,把它们小心地放在外套口袋里。

  戴这么多十字架,好像很厉害的样子……夜叉想起以前上学时玩过的网游,觉得青坊主拿着这几个十字架随时可以奶人一口。

  夜叉和妖狐是大学同学,都是体育特长生。这两个家伙大学时的感情生活都特复杂,在此也不过多赘述。总之这俩好基友现在大四了,就结伴出来在海坊主的健身俱乐部当私教。妖狐只教游泳,因为可以看漂亮小姐姐的比基尼。夜叉啥都能教,他不挑课,能拿钱还不耽误泡吧就行。他这个人没啥追求,什么事都只看眼前,管他的毕业实习,以后干一辈子健身房教练也行。反正收入还不错,够他吃穿。

  “好了,五组做完了,休息一下。”夜叉拍了拍青坊主汗水淋漓的肩膀,“阿青你真是虚,出这么多汗。这么点儿运动量本大爷一口气做完眼睛都不带眨的。”

  青坊主现在高冷形象全失,面色酡红,瘫倒在器械上大口喘气,没接他的话。夜叉乘此机会赶快向他推销蛋白粉:“你之所以上了这么多节课还是这么虚,是因为你没有喝蛋白粉呀~我跟你说,这个酒吞牌蛋白粉是真的好,武打明星酒吞做的牌子能不好吗?你看本大爷肌肉,练成这样那个蛋白粉功不可没啊。”夜叉捶了一下自己的胸(nai)肌(zi),对反馈来的手感十分满意。

  青坊主躺在器械上闭上了眼睛,不再像之前那样大口大口的吸气,而是改为细细的喘息。夜叉看着他的脸,不知不觉中两眼放空。他赶紧甩甩头,继续说:“要不先给你弄一杯尝尝?好喝不贵不上瘾……”他一边说一边往健身房外面走,感觉好像是想逃到哪里去。

  不妙啊这真的很不妙啊!不搞自己的学员也是夜叉的做人准则之一,哪像妖狐那个二秃子,几乎是求着跳跳妹妹下一期报自己的课。不过那个小丫头估计也对他有意思,要不然怎么会5期课了还学不会游泳……夜叉不想和情人有什么利益纠纷,有肉体和情感纠纷就够了。

  拉开自己的储物柜,拿出酒吞牌蛋白粉。夜叉心不在焉地挖了一大勺,把它溶解在杯子里,搅和搅和就准备喝。啊,这杯是给青坊主的……他郁闷地看着自己的杯子,还有刚才搅了蛋白粉后自己顺嘴一吮的勺子……

  他默默的端起杯子,往健身房走去。

“你怎么去那么久。”青坊主已经坐起来了,两只幽深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,“我休息好了,可以进行下一组了。”夜叉没由来的心脏一跳,凭借着超厚的脸皮才没脸红。“快把这个喝了。”他把手里的杯子往前一送。

  之所以对这个家伙产生类似于爱慕的情感,估计是因为借了他东西的原因吧,拿人的手短,吃人的嘴软嘛。夜叉看着青坊主接过杯子,道了声谢就喝了起来。话说回来这块表的确很贵哎,这小子一个牧师,工资很高吗?还有闲钱来上黑心海坊主这贵的要死的私教课……看他长的也不错,难道是被包养了?哎也许有富婆就喜欢他这种带着禁欲气质的这个……

  “我脸上沾上什么了吗,干嘛这样盯着我看。”青坊主喝完了杯中的蛋白粉,把杯子在夜叉眼前晃了晃。

  夜叉突然想起了高中时暗恋自己的一个女生。她当时满脸通红的在放学路上把自己拦下,然后表白。她说她觉得他每次打完球后喝水的样子非常好看。夜叉当时觉得挺好笑,喝水就是喝水,和吃饭睡觉一样都是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情,还有什么好看不好看之分?这句夸奖感觉很无厘头,就像有人夸你拉粑粑的姿势超优雅一样。但他现在却真正明白了那个女生说的是什么意思。青坊主喝水的时候扬起了脖颈,喉结上下滚动着,有汗珠从鬓角和下巴上滴落。他淡色的嘴唇被水润湿了,看起来有果冻和冰块的质感。

  夜叉咽了口口水。这真是非常的……sexy呀。他觉得自己已经显露出了gay的倾向,并且宇直的称号可能要被出门左拐教搏击的茨木夺走了。

  青坊主淡色的唇翕动着,好像在说着什么……夜叉脑内乱乱的,有点神情恍惚。“继续啊,要不你就把表还我。”夜叉瞬间清醒。“不要!好我们继续下一项!”他一把夺过青坊主手里的杯子,急吼吼地把它放到一边去。

  反正我的教课准则你已经打破一条了,再加一条也没什么关系。夜叉在储物柜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想。嗯,给你制定的锻炼计划可以加上一条,锻炼下约括肌啥的。至于我嘛,最近可能要加强腰部方面的锻炼……

  准备下班回家的茨木发现夜叉在储物室里呆站了半天,脸上还带着蜜汁微笑。他走近一看,发现夜叉手上还攥着个啥。定睛一瞧顿时火冒三丈:“你这屁民真是大胆,居然对着我挚友代言的蛋白粉傻笑!要决斗吗?”

Fin_

也许以后还会写这个设定下的其他cp啦,狐跳啊酒茨啊,反正看心情,随机掉落……

评论(8)
热度(85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六道的魔像 | Powered by LOFTER